Site Loader

新华社贵阳3月7日电三月的贵州乌蒙山区花团锦簇、生机盎然。伴着盛春的“热闹”,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中建乡民主村的羊肚菌种植基地里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

基地大棚平整的土垄上,破土而出的羊肚菌长势喜人。只见在基地务工的村民们细致而熟练地拿起小刀,将一个个根茎粗壮的菌子恰到好处地割下,最大限度保证了羊肚菌的品质。“在基地打零工,100元一天,还能照顾家里的小孙子。”今年50岁的贫困户邓小碧说,都是手上活,比单纯种地又多了一份收入。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他表示,菲律宾可以从RCEP中获益良多。目前菲律宾对RCEP成员国的出口占出口总额的一半以上,未来随着市场开放和关税降低,相信更多菲律宾特色产品能在该区域畅销。同时,基于各国在RCEP中对投资便利化的承诺,相信未来菲律宾可以吸引到更多投资。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人去楼空”、“荒草丛生”、“留守都是老人或儿童”,这些词语出现在吴计系对90年代万山的描述中。说白了,就是没人气了。

现在,不少当地人都说,朱砂古镇正在撕掉“汞都”的标签。

担任基地技术员的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土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朱森林介绍,整个羊肚菌产业扶贫基地占地509亩,共有450个大棚。当地土壤气候适宜,羊肚菌每亩产量至少300斤,产值两三万元。

2018年,万山区正式获批退出贫困县。报道称,2019年万山区朱砂古镇接待游客大约220万人次,收入约1.4亿元人民币。

但其实,这里的每一幢建筑都向人们诉说着那个时代给这里留下的印迹,以及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的探索之路。(完)

在外辗转十多年的吴计系也回到了家乡,目前做当地酒店管理的相关工作。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脱贫攻坚带来挑战。毕节市目前还有12.5万名农村贫困群众尚未脱贫,3个深度贫困县还未减贫摘帽。为全力打好疫情“阻击战”和脱贫“攻坚战”,毕节市正积极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加快产业扶贫,筑牢因“疫”致贫返贫防线。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万山的矿产资源开始趋近枯竭,加之多年开采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当地的发展一度陷入“矿竭城衰”困境。

在当年的环境之中,这确实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虽然这里以喀斯特岩溶地貌为主,集山、水、林、洞为一体,但那个年代人们眼中,这里并不是我们今天理解的“山沟沟”,而是有着“八千多职工、三万余家属”的大国企。

寨乐镇镇长李随说,产业是群众脱贫增收的重要保障。目前,镇里一方面深入排查了解疫情对扶贫产业、贫困户带来的影响,积极帮助解决问题;另一方面,抢抓春耕打好产业基础。同时,市、县也不断给予政策、资金支持,有效防止因疫致贫、因疫返贫,确保打赢脱贫攻坚战。(记者骆飞、杨欣)

当“汞都”无汞可采,万山注定要经历一段时间的阵痛与调整,甚至被列入了贫困县之列。

“因为疫情,乡里有些扶贫农产品卖不出,产业不同程度受影响,客观上加剧了致贫、返贫风险。”曾涛说,当前分区分级防控,有效打通了扶贫农产品外销、农用物资进村的“堵点”,极大地“激活”了扶贫产业。

而这一切都建立在此处的汞矿资源之上。当矿老山空、资源枯竭之后,曾经的辉煌便不复存在。

20世纪50年代,这里曾建设成为国内最大的融采矿、冶炼、科研于一体的汞工业基地,当年的万山被誉为“中国汞都”。

如今,越来越多这样的“矿二代”“矿三代”回到了朱砂古镇,从事和旅游相关的工作。

置身于贵州铜仁万山区的朱砂古镇,你可能会恍惚觉得,自己穿越回到了上世纪的某个国有工厂。只是,身处其间的已不是当年的工人,而是前来观光的游人。

2009年,万山被列为中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并给予优惠政策扶持,通过产业原地转型,走上旅游发展的道路。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矿三代”吴计系对当年的万山记忆犹新,“那时候厂里什么都有,我们在这里打篮球、搞活动,小时候还逃票去看电影。”

他告诉记者,每年冬季算是当地旅游的淡季,即便如此,酒店的房间也订出去不少,如果是旅游旺季,时常都订不上房间。

作为“矿三代”的他,不得已也要外出打工了。“我们刚开始出去很不适应,到外面打工时会遇到没饭吃、没电用的情况,打工住的房子出问题了要自己修……这都是我们从没在万山经历过的。我那时想,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状况?”

冷清了多时的矿山、厂区又热闹了起来。

中建乡党委书记曾涛说,当前正是很多扶贫农产品采摘、种植的最佳时机,受疫情影响耽误了不少农时,必须把时间抢回来,把损失补回来。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吴计系回忆,那时,父亲是接了爷爷的班,在这里工作。少年时的吴计系曾经这样设想自己的未来:等父亲老了,自己就像他一样接班进入厂里,然后在这工作一辈子。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作为贵州深度贫困县的毕节市纳雍县,相关工作正在有序落实。在该县寨乐镇双山村的韭黄基地里,经历一个寒冬的幼苗生长茂盛。基地负责人李佳说,等到4月中旬就能移栽了,计划栽种1000亩。“韭黄产值高很多,基地与大公司合作,技术、市场都有保障,还能吸纳不少贫困劳动力就业。”

当地将曾经废弃的矿区建筑改造成富有年代感的景点。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朱砂古镇。同时,当地还利用原汞矿遗迹遗址、朱砂文化、丰富的山水自然景观和凉爽气候结合,打造特色旅游。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也是在这时,吴计系意识到,自己曾经对未来的设想没法在这里变成现实了。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贫困山区,战“疫”又战贫是当务之急。中建乡是贵州一类贫困乡,2014年精准识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达2379人,2018年虽已全部脱贫,但受疫情影响,要巩固好脱贫成果,“因疫致贫、返贫”的压力比较大。

一旁的贫困户郑忠祥长期在基地务工,此前从没见过羊肚菌的他,在农技员指导下逐渐掌握了一些技术。“羊肚菌对湿度、温度都比较敏感,尤其这段时间,气温不稳定,调节大棚温度、湿度很重要。”他说,在基地每个月有2000多元收入,还能学习技术。

第四次RCEP领导人会议15日以视频方式举行,会后15个成员国正式签署该协定。

洛佩斯在声明中说:“当前各国均受到疫情严重冲击,贸易和投资是推动经济复苏的重要手段,因此在本地区建立一个范围更大的自由贸易区,并给投资者以更稳定的环境、更大的可预测性及更强的信心尤为重要。”

朱砂古镇景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2016年,这个以山地工业文明为主题的矿山休闲怀旧小镇,开门迎宾;矿山博物馆、970公里的“地下长城”、玻璃栈道等景点也向游客开放。

tonycarpio.com